首頁 > 財稅理論 > 專家觀點

楊志勇:從幾個關鍵詞看稅收有力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

回首“十三五”,稅收制度的現代化在各個方面均有體現,稅收征管的現代化也取得了重要進展,稅收政策的效果不斷顯現。

“十三五”規劃即將圓滿收官。此時,回顧過去五年中國稅收大事,展望未來,有著特殊意義。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完善宏觀經濟治理,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對于“十四五”時期的稅收工作有很強的指導意義。在這里,筆者梳理“十三五”時期關于稅收工作的幾個關鍵詞。

現代稅收制度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并將建立現代財政制度作為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的目標。深化稅制改革是財稅改革的三大內容之一。深化稅制改革的目標,就是建立現代稅收制度。“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按照優化稅制結構、穩定宏觀稅負、推進依法治稅的要求全面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建立稅種科學、結構優化、法律健全、規范公平、征管高效的現代稅收制度,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

現代稅收制度建設表現在各個方面不同層次上,既有落實稅收法定、建設稅收法治國家的內容,又有具體稅制的完善和稅收征管現代化的內容,還有稅收政策和國際稅收領域的內容。現代稅收制度建設體現了治稅整體觀轉變的要求,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在稅收領域的集中體現。

稅收法定

2015年3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修改通過,其中涉及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明確“稅種的設立、稅率的確定和稅收征收管理等稅收基本制度”只能由法律規定。

“十三五”期間,8個稅種完成立法任務,其中環境保護稅是新稅種:環境保護稅法于2016年12月25日通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2018年10月26日修正;煙葉稅法和船舶噸稅法均于2017年12月27日通過,2018年7月1日起施行;車輛購置稅法和耕地占用稅法均于2018年12月29日通過,分別于2019年7月1日和9月1日起施行;資源稅法于2019年8月26日通過,2020年9月1日起施行;城市維護建設稅法和契稅法于2020年8月11日通過,均于2021年9月1日起施行。3個稅種對應的稅法作了修改:企業所得稅法于2018年12月29日修改通過;個人所得稅法于2018年8月31日修改通過;車船稅法于2019年4月23日修正。

稅收法定不僅表現在稅收實體法的通過上。更重要的是,稅收立法越來越體現稅收法治精神的要求。立法絕不是條例或暫行條例改為法就了事。稅收立法過程同時是稅制的完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向全社會征求意見已是常規做法,已經完成立法的稅種是這么做的,尚未完成立法的增值稅、消費稅、土地增值稅,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也就相應的稅法征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征求意見:2019年7月16日,土地增值稅法(征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征求意見,8月15日截止;2019年11月27日,增值稅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12月26日截止;2019年12月3日,消費稅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2020年1月2日截止。

總體上看,中國18個稅種已有11個完成立法,其他未完成立法的稅種立法也在緊鑼密鼓進行之中,稅收法定原則得到了有效落實。

營改增

2016年5月1日,增值稅全面取代營業稅,營改增進入全面試點階段。“十三五”規劃綱要要求:“全面完成營業稅改增值稅改革,建立規范的消費型增值稅制度。”這一任務已經基本完成。營改增從2012年1月1日開始,先是分地區分行業,后是分行業全國推行試點,直至全面試點,采取這樣的漸進式改革,充分吸收改革經驗,讓營改增試點穩步推進。金融增值稅制改革在全世界都是難題。中國采取稅負平移的做法,讓金融增值稅制初步建立起來,為下一步的金融增值稅制的完善提供了準備。在營改增的同時,增值稅制得到了完善。與營改增全面試點同時進行的,還有新增不動產進項稅額抵扣,這說明中國規范的消費型增值稅制度已經建立起來。在營改增的過程中,增值稅稅率體系不斷優化,從營改增伊始的四檔稅率簡并為三檔稅率,稅率水平的總體下調讓增值稅稅負更加合理,讓增值稅的中性作用得到更充分的發揮。營改增全面試點,為增值稅稅率三檔并兩檔以及增值稅立法任務的完成作了更加充分的準備。

營改增不是簡單的營業稅改增值稅。牽一發而動全身。營改增涉及地方稅收入體系的構建問題,營改增還推動了國地稅征管體制的改革。前者通過政府間財政關系的優化,增值稅收入地方分享比例的提高和增加中央對地方的稅收返還而得到有效解決,后者則推動了新的稅收管理體制的形成,降低了稅收征管成本,優化了納稅服務,從稅收方面促進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綜合征稅

“十三五”時期,個人所得稅制改革可圈可點。醞釀多年的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于2019年1月1日建立起來。工資、薪金所得,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實行綜合征稅,綜合所得課稅大大提升了個人所得稅的公平性。可以預期,未來更多的分類所得納入綜合所得,個人所得稅調節公平的作用將得到更好的發揮。

2019年之前,個人所得稅收入占稅收收入之比逐年提高,其中2017年為8.3%, 2018年為8.87%。2019年個人所得稅收入占稅收收入之比僅為6.57%,這是個稅改革減稅的結果。2019年個稅收入占比下降,一是因為從2018年10月1日開始,工資、薪金減除費用標準從每月3500元提高到5000元,2019年起綜合所得減除費用標準為每年60000元;二是因為專項附加扣除減輕了個人和家庭的養老、住房、醫療、教育等負擔。個稅改革總體上降低了個人負擔,促進了社會公平。這些年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個人所得稅稅源日趨豐富,未來個人所得稅收入在整個稅收收入中的地位將持續上升。

個人所得稅制通常被視為現代稅收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的確立與運行,是對稅收征管水平的考驗。2020年個人所得稅改革后的第一次匯算順利進行,離不開稅務部門的精心準備,離不開制度的合理設計。個稅匯算也得到了現代信息科技的有力支持。一方面,信息技術讓稅務部門更容易獲取個人的納稅信息,另一方面,個人的匯算就是通過手機APP進行的。

減稅降費

“十三五”時期,新增的減稅降費總規模將達7.6萬億元。2018年減稅降費1.3萬億元,2019年2.36萬億元。2020年前三季度減稅降費超過2萬億元,有力地支撐了經濟增幅從負轉正。

為應對日益復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積極財政政策力度不斷加大,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減稅降費。減稅降費為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減稅面廣,減稅力度大,主要稅種均有不同程度的減稅措施。“十三五”時期的主要減稅政策與稅制改革方向是一致的,實現了稅收政策與稅收制度建設的有機協調。

國際稅收

“十三五”時期,隨著中國對外經濟聯系的不斷加強,國際稅收已經是一個繞不開的稅收議題。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數字經濟的興起,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BEPS)問題變得更加突出,國際稅收領域重點關注深化國際稅收合作,維護各國稅基安全。中國積極參與BEPS行動計劃,在新的國際稅收規則制定中發揮作用。這也成為“十三五”時期中國稅收工作的一個重點。

回首“十三五”,稅收制度的現代化在各個方面均有體現,稅收征管的現代化也取得了重要進展,稅收政策的效果在顯現。展望“十四五”,中國還需要進一步完善現代稅收制度,讓稅制結構更加優化,讓稅收負擔更加合理,讓稅收的調節作用得到更恰當的發揮,讓稅收更能適應新發展理念、高質量發展、新發展格局形成的要求,從而更好地發揮稅收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的作用。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AK娱乐城 悠洋棋牌官网下载 四不像肖期期中特 黑龙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325棋牌正版官方软件下载 贵州大二牌规则 76人小球迷安慰恩比德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福彩12基本走势图 扎金花游戏下载赢钱 天津自动麻将机修理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山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最新22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快乐8八位走势图